陶籽木

《201602-1》,也叫《夜莺与玫瑰》。

查看全文

我们都爱紫色鸢尾(是的,就是梵高最爱的除了向日葵星空麦田自画像之外的那些鸢尾)。

查看全文

还是一只红气球,这次她飞过一片高山。

(好吧,其实这山一点儿都不高= =)

查看全文

其实我自己挺满意的啊。。= =可是还是被老板误会成说我心态不好。。那个气球显得太幼稚了,把你删除掉好了。

查看全文

这个绘本最初的灵感仍旧是来自顾城的一首诗

“那时我们有梦

关于文学

关于爱情

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


如今我们深夜饮酒

杯子碰到一起

都是梦破碎的声音”

查看全文

这是《白树》系列的最后一张画。

这是伫立在无垠虚空中的一棵孤独的树。

整个宇宙间唯一的树,就好像整个宇宙间唯有独一无二的“我”一样。

这棵树尖细的树枝固执的往天空伸展,具有攻击性,实际上又很脆弱。

灵感来源于顾城的诗:《年轻的树》。


“雪啊雪啊雪

覆盖了沉睡的原野


无数洁白的辄印

消失在述蒙的边界


在灰色的夜空前

伫立着一棵年轻的树


它拒绝了幻梦的爱

在思考着另一个世界”

查看全文

西湖边的一棵柳树,我似乎把“阳春三月”的浪漫表现成了“一种粗暴的生长”。

也许是我个人的喜好问题,慢慢的描绘那一片片渐渐舒展开来的叶子,着实让我开心。

就好像春天在我手中绽放一样。

查看全文

这张画的是种子抽芽,是《白树》系列的开篇画。

《白树》绘制的是一个过程,一粒种子,发芽,长大,开花,花落,结果,然后慢慢老去。

种子在我的心目中,是生命的终结和开始。

一朵花落下,才能成全一粒种子的生长。

一粒种子扎根在土地里,才能支撑一朵花的怒放。


在画的边上配上诗,是我在尝试插画与诗歌结合的可能性。

这张种子边上所想到的配诗:北岛的《岸》。

“是你

守护着每一个波浪

守护着迷人的泡沫和星星

当呜咽的月亮

吹起忧伤的船歌

多么忧伤


我是岸

我是渔港

我伸展着手臂

等待穷孩子的小船

载回一盏盏灯光。”

查看全文

我尝试着尽量将诗歌中飘渺的物象转化为画面。

这张画着高山和流水的图,是《白树》系列创作的第一张画。

北岛的诗歌对我的影响很大。

北岛的《和弦》可以配在这张画的旁边。

“树林和我

紧紧围住了小湖

手伸进水里

搅乱雨燕深沉的睡眠

风孤零零的

海很遥远。”

查看全文